广州历险记,误入传销组织的亲身经历,续

220

广州历险记,误入传销组织的亲身经历,续​睡觉的时候,我和小武睡在同一个房间里,房间里本没有床,只有两个立起来弹簧床垫,床垫放到就是两个简易的床,我和小武同睡一个垫子,小武同事他们两人睡一个垫子。

我们躺在那儿,睡也睡不着,他们天南海北的侃大山,我也跟着他们吹牛。说自己在这一年多的时长去了好多地方,深圳、珠海、中山、东莞、汕头都去过,还经常在外面打架,即便是你面对三五个对手的时候,只有你的内心不畏惧,只要你不要命,对手就会发憷。其实我说的也不是亲身经历,我就是吹牛给他们,让他们心生顾忌,以免他们在我睡着的时候谋财害命。

广州历险记,误入传销组织的亲身经历,续

我们快入睡的时候,有人敲门。原来是曾牵着我的右手跳舞的那个女生,她说手机没电了,来借我的手机,受过别人热情的招待,我自然也不能小气。那个女生客气的道谢,临走时说,明天再还你行不?我说当然。

可能是有些累的缘故,我起的比他们晚些,我起来的时候他们都去出去了,只有小武在家里陪我。我们随便在外面吃点东西,去见他们主管进行面试。

广州历险记,误入传销组织的亲身经历,续

我问小武,去哪儿面试?去你们厂吗?

小武说,不是,就是离这儿不远的一个咖啡馆。

怎么不去厂里面试?顺便也能看看厂区的情况。

这是我们主管的安排,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安排在那儿?

广州历险记,误入传销组织的亲身经历,续

到了咖啡馆楼下,小武说,主管就在二楼靠窗的九号桌等你,我就不上去了,我在下面等你,主管姓钱。

我整理一下衣服就去了二楼,很快找到了九号桌,沙发上果然坐着一个人,竟然是个女的,穿着白领的职业装,一看就是个白领的职业女性。

广州历险记,误入传销组织的亲身经历,续

因为主管的性别和我预想的不一样,我倒是有点怯生生的,一时不知道怎么称呼她,喊“小姐”太色情,喊“同志”太gay,喊“美女”太浮夸,喊“女士”太正式,反正不能叫“阿姨”,叫阿姨那是找打。女主管最多三十岁,比我大五六岁的样子,当时也不知道我的哪根神经出现了错乱,竟然,有些傻逼似的喊了她一声“大姐”。

她可能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称呼,似乎有点受惊,不过她毕竟是久经战场的职场老手,只是瞬间的一个错愕,马上就回过神来,“你是小武介绍的那个小王吧?”

广州历险记,误入传销组织的亲身经历,续

这回轮到我笑了,“对,我是小王,叫王通。”

她可能也觉得这样称呼我有些不妥,礼貌性的站了起来,“呵呵,真不好意思,请坐,请坐。”说着她用手指了一下对面的位子。

我立即坐在了她的对面。

广州历险记,误入传销组织的亲身经历,续

她没有直接对我进行面试,先是问了一些上学时的问题,比如我学什么专业?上大学的时候做没做过班干部?做没做过学生会的干部?我的特长是什么?有没有参加过演讲比赛之类的,我都一一作了回答。

广州历险记,误入传销组织的亲身经历,续

然后她又问:“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靠,这个问题有点突兀,我还真不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记得上小学的时候,老师也曾经问过这个问题,我当时的回答是:我长大了要做一个白衣天使。结果引得全班哄堂大笑,连老师都笑得弯了腰。谁能知道“天使”竟然也有性别?(未完)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