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拟完全退出三环集团 湖北国企改革现新样本

239

襄阳汽车轴承股份有限公司外景 CFP图

每经记者 陈晴 每经编辑 任芷霓

三环集团改制持续推进。1月17日晚间,其控制的上市公司襄阳轴承(000678,SZ)披露了此次改制进展以及更多细节。

此前,三环集团改制曾被湖北省国资委定位为混改标杆,但根据最新方案,改制完成后,国有资本将完全退出,民营资本将控制三环集团,并通过三环集团控制襄阳轴承。

业内人士表示,此次改制方式已经不同于一般的混改,更接近于资产处置。不过,这也是一种理性选择,更有利于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

“混改标杆”遭国资清仓

三环集团主要从事专用汽车、汽车零部件、数控锻压机床的生产制造和汽车、机械设备、金属材料的贸易等,截至2016年末资产总额214.3亿元。

根据方案,改制后,武汉金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金凰)持有三环集团99.97%股权(另外0.03%股权由三环集团员工持股平台持有),并通过三环集团间接控制襄阳轴承,三环集团持有襄阳轴承27.94%股份。

三环集团这一改制方案,有些出乎业内预料。一位关注湖北国企改革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改制与一般混改不同,更接近于资产处置。

据《上海证券报》近期援引知情人士说法称,此前宁波华翔也报出增资方案,计划以30亿元左右价格获得三环集团50%股份,武汉金凰的方案更进一步,直接提出100%收购计划。“各有利弊,从产业协同角度讲,宁波华翔作为汽车零部件行业的细分龙头,肯定有优势。而武汉金凰的方案则彻底解决湖北省国资委方面的包袱,只留下容易变现的上市公司股权。”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三环集团近年来业绩并不理想。综合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2017年3月份和5月份发布的两份评级报告显示,三环集团2016年实现净利润1.42亿元,同比降低17.37%。此外,2013~2016年三环集团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0.77%、10.65%、10.36%和10.19%,呈逐年下降趋势。

评级报告称,受原材料成本上升以及竞争加剧影响,三环集团主业毛利率水平较低,公司利润对非经营性收益依赖度较高,主要包括投资收益及政府补助等。

事实上,三环集团此次改制较为周折。早在2016年6月,湖北省国资委印发的《湖北省国资委出资企业“十三五”发展总体规划》就提出了对三环集团等企业将采取引进战略投资者、改制上市等多种形式,实现企业投资主体多元化。

2016年9月,三环集团在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预披露以公开征集投资方,但此后一年并无实质进展。至2017年10月,三环集团在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正式挂牌时门槛已降低不少,例如略去了此前对于投资者“属汽车及汽车零部件制造行业”的要求。经此改动,最终引来了宁波华翔与金凰集团参与。

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尝试

此次三环集团改制,对于湖北国企改革以及混合所有制改革有何预示?记者注意到,近两年来,湖北国企改革持续深化,并屡屡提及混改。

除了三环集团改制,据《湖北日报》2018年1月3日报道,鄂旅投加强与民企合作,旗下32家全资和控股二级子公司中有10家实施了混改。武汉市重点推进武汉国资公司国创资本与天风证券战略合作,形成国资控股、民资操盘发展格局;该市新设立国企大多为混合所有制企业,各级次企业中混合所有制占比达到65%以上。

在2017年12月召开的“湖北推进国企改革思路举措”新闻发布会上,湖北省国资委党委委员、副主任何庆丰在介绍2018年重点工作时,也着重提到了国企改革,并称将以混合所有制改革为突破口,扎实推进国有企业股权多元化。

此次发布会上,何庆丰还多次提到了三环集团,称“大力推进三环集团引进战略投资者,树立全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标杆”。

另据《长江云》报道,针对三环集团改制方案,何庆丰还曾表示,但求所在不求所有。“我们对于增资还是购买都没有作限制,最终的目的就是真正实现股权多元化,解决国有企业效率低下的问题,通过有效的法人治理结构来促进决策的科学化,真正使国有资产得到保值增值。”

“此次改制说明湖北国企改革进入动真格阶段。”湖北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叶学平近日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国有资本完全退出,这种方式在国企改革中很少见,而且已经不能叫混改了,目前暂时还不具有代表性。未来,民营资本进入后,三环集团的资源整合效果也有待时长检验。不过,国企改革的目标是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和增值,而并非控股;而且三环集团所属的汽车和相关零部件生产制造领域是充分竞争的行业,若通过改制能够盘活资产,国有资本得以退出进入更加需要政策支持的领域,那么此次改制仍然是积极的尝试。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吴先明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在市场竞争中占主导地位的国有企业,若引进民营资本且国资依然控股,可能更有利于促进公司科学决策等;但对于其他国企,若引进民营资本甚至让出国资控股权,那么股东之间如何磨合以及如何监管保证国有资本不会流失等问题均需要重视。

吴先明也认为,当前汽车行业竞争激烈,相关国有企业面临压力较大。国有资本在合适的时机退出,也是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一种理性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股权变动还未完成,须等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审核通过。

相关链接:

襄阳轴承70亿入主者贾志宏 旗下公司资产负债率超80%

贾志宏首获境内上市平台 标的襄阳轴承连续五年扣非净利为负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