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影评《二十四城记》没有故事 只有记忆

307

我匆匆记下这些名字:何锡昆、王芝仁、关凤久、侯丽君、赵刚、蒋姗姗、陈锐、杨梦月、刘象泉……这些简单的名字对应着一张张张扬着丰富色彩的脸庞。这些平凡的脸庞下,还有从东北远涉千里赶赴成都却骨肉分离的大丽;有把青春沉浸在打架、胡闹、恋爱里的宋卫东;有外号“标准件”,爱唱“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的“小花”;还有那个80后,开着甲壳虫为阔太太们扫货的“娜娜”。贾樟柯的《中国工人访谈录:二十四城记》可以视为这部同名电影的姊妹篇,他用近似社会学田野调查的方法搜集了100多位420工厂工人的访谈材料,并且把其中的5段融会到电影之中。5段对话如学术论文里必不可少的引用/注释,他们在面对人世的观察时就被称为“面孔”或者“脸庞”,从而为每部作品留下绝妙的修辞和完美的注脚。虽然不同层面这些参考体现出的善意与同情各不相同,但《二十四城记》里,他们共同守护着那条底线:真实。

电影影评《二十四城记》没有故事 只有记忆

  《二十四城记》承载诗意的主体——成发集团,曾经的国营420发动机制造厂——于1958年从东北南迁至成都,2008年老厂房拆除,工厂整体迁移至郊外工业园区,市中心的旧址被房地产商买断,将开发成为住宅区“二十四城”。420厂的前二十多年历史是真正的“昔日繁华”,通过多位被采访者口述片段的边边角角表现出来: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也能月供肉三斤,令人羡慕的福利待遇和工资收入,子女就学分配就业的便利…… 采访对象的年龄从高到低,视角变化由旧到新,繁华走向没落,辉煌变作冷落。

电影影评《二十四城记》没有故事 只有记忆

赵涛的那一部分我觉得是影片中最不可取的段落,贾樟柯也许是要借一个80后之口对父辈的昔日荣光和此时的失落表达敬意和同情,但内容太做作,与前面的整体风格相脱节,表演流于夸张做作,赵涛也实在是胜任不了这样的表演,我看着很累很寒。

电影影评《二十四城记》没有故事 只有记忆

  对国外的观众来说,《二十四城记》无疑展现了一个他们熟悉的中国,打开的工厂大门,穿着一模一样衣服的蓝领工人推着自行车蜂拥而出,然而那些一个一个被贾樟柯放大的平静讲述,才描画出时代洪流下的个体。中国人个体的故事,往往掩盖在整个社会秩序化前进的奔流中,但总有人会记得那些事,就好像《二十四城记》最后引用的那句诗句:成都,仅你消逝的一面,已经足以让我荣耀一生。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